一个搅得三代皇帝不安的悍妒皇后

摘要: 一个搅得三代皇帝不安的悍妒皇后 一个搅得三代皇帝不安的悍妒皇后 宋高宗在位时,有一个叫皇甫坦的相士,因为治好了韦太后的眼疾获得高宗信任。有一次,皇甫坦来到了庆远节度使李道家中,李道知道皇甫坦是个著名的 ...

一个搅得三代皇帝不安的悍妒皇后

宋高宗在位时,有一个叫皇甫坦的相士,因为治好了韦太后的眼疾获得高宗信任。有一次,皇甫坦来到了庆远节度使李道家中,李道知道皇甫坦是个著名的相士,于是请皇甫坦为他的三个女儿相面。皇甫坦看过后,认为李道的长女与三女也没甚特别,可当二女凤娘出来拜见时,皇甫坦却惊诧地说,此女面相当大贵,因而不敢受拜。

就是这个李凤娘,她的名字还真有一点来历。据说,当年李道夫人生产时,李道的军营前便聚集了好多只黑凤凰,徘徊不去。于是李道便为不久后出生的女儿取名为凤娘。

皇甫坦自从在李道家遇上凤娘后,便连夜赶回京师,随即求见已为太上皇的宋高宗,说自己为太上皇找来了一个好孙媳,并提议将面相大贵的李凤娘聘为孝宗三子恭王赵惇之妃。高宗一直对皇甫坦深信不疑,便作主让恭王与凤娘成婚。后来,太子病亡,太上皇高宗与皇帝孝宗决定,将排行第三的赵惇立为太子,恭王妃李凤娘也随即成了太子妃。

李凤娘容貌美艳,性情却骄横阴险。她当上太子妃后,不断在宋高宗、宋孝宗和太子赵惇三宫之间搬弄是非。宋高宗对其很是不满,曾对吴皇后说:“是妇将种,吾为皇甫所误。”意思是受了道士皇甫坦的蒙骗。宋孝宗也不满儿媳妇的所作所为,严厉训斥说:“你应该学太上皇后(指宋高宗皇后吴氏)的后妃之德,若再插手太子事务,朕就要废掉你!”李凤娘由此对宋孝宗怀恨在心。

宋孝宗预备禅位时,召集三省枢密院执政大臣,告知欲行内禅之举。大臣们都交口赞同,只有知枢密院事黄洽一言不发,宋孝宗觉得很奇怪,便特意征询他的意见。黄洽回答说:“太子可负大任,但李氏不足以母仪天下,望陛下三思。”宋孝宗默然不答,要他公然承认不满儿媳妇,这是相当难堪的事。黄洽心知肚明说:“陛下问臣,臣不敢不答。他日陛下想起臣的这番话时,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微臣了。”于是,请求辞职。宋孝宗也没太把黄洽的话当回事,想不到后来果然被黄洽言中了。

后来,宋孝宗禅位于太子赵惇,是为宋光宗,太子妃李凤娘则成为李皇后。李凤娘当上皇后以后,强烈的权力欲日益迸发,甚至想要凌驾在皇帝之上。

从绍熙三年(公元1192年)开始,“政事多决于后”,皇权旁落于李氏之手。然而,她既无兴趣,也无能力参决朝廷大政。权力对她而言就是可以为娘家大捞好处。她封娘家三代为王,侄子孝友、孝纯官拜节度使。一次归谒家庙就推恩亲属二十六人,一百七十二人授为使臣,下至李家门客都奏补得官。李氏外戚恩荫之滥,是南宋建立以来所没有的。李氏家庙也明目张胆地僭越规制,守护的卫兵居然比太庙还多。

李凤娘虽然已为六宫之首,又早在孝宗乾道四年(公元1168年)生下儿子赵扩,可天性的妒悍,仍让她对后宫众多嫔妃防范甚严。有一次,光宗在宫中洗手,恰巧留意到捧着盆子侍候的宫女一双白嫩柔滑的手,便称赞了两句“好手”。这一小事被李皇后得悉后,不禁妒火中烧,结果,当日下午,李皇后便派人给光宗送来一个食盒,光宗打开一看,竟然是那位宫女的一双手,光宗惊吓得不能言语,因而病了好几天。

对光宗偶尔遇上的宫女都如此残酷,那就不难想象李凤娘会如何对待光宗的妃嫔了。当时,后宫除皇后外,还有黄贵妃、张贵妃、符婕妤等妃嫔。黄贵妃本是孝宗谢皇后的侍女,光宗初为太子时,孝宗因见他缺少姬妾服侍而把黄氏赐给他。光宗对美艳动人的黄氏宠爱有加,即位后,便立黄氏为贵妃。可是,李皇后实在不能容忍黄贵妃得宠,于是,藉光宗离宫祭祀之时,虐杀了黄贵妃,并派人报告光宗,说黄贵妃暴亡。当时,宋光宗正在祭坛准备祭天,听到黄贵妃暴亡的消息,只会哭泣,拿李氏一点办法也没有,因而病得更重了。

张贵妃、符婕妤两人,也因皇后嫉妒而被下令改嫁平民,相比惨死的黄贵妃,她俩还算是幸运多了。

李凤娘的所作所为,已成为太上皇的孝宗与太上皇后谢氏也早留意到。谢氏为皇后时,对太上皇高宗和吴太后孝顺有礼,恭敬非常。可如今李凤娘不仅对光宗无礼,更是处处顶撞太上皇和太上皇后。有一次,太上皇后好言相劝,让李凤娘恪守宫规,李凤娘竟以一句:“我与皇上是结发夫妻,名正言顺,又有何不可?”作为回应,暗讽太上皇后谢氏非孝宗嫡妻。谢氏原来是宋高宗皇后吴氏的侍女,后被赏赐给宋孝宗,因为能写字、善骑射,得到孝宗的宠爱,晋封为皇后。李凤娘此言,无疑是讽刺谢氏身份卑微。谢太后非常愤怒,并告诉了孝宗。孝宗决定废黜李凤娘,召来老臣史浩商议废后之事。不料史浩认为光宗刚刚登上皇位,如果立即废黜皇后,会引起天下人的议论,不利于大局,坚决不同意废后。此时,孝宗已经退位为太上皇,得不到大臣的支持,废后一事只好作罢。但此事却被李凤娘得知,她恨宋孝宗入骨,决意挑拨孝宗与光宗的父子关系,以便自己控制光宗。

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宋光宗对李凤娘这位原配妻子又爱又怕。皇帝君临天下,拥有无上的权威,却在家里怕老婆,李凤娘说的话,光宗只能唯命是从。但他毕竟是皇帝,受制于老婆,难免心有不甘,便想要改变这种状况。皇后深居内宫,无法与外界联系,只能倚仗宦官。宋光宗便想釜底抽薪,将李凤娘的亲信宦官全部杀死,但他性格懦弱,又犹豫未发。光宗的计划被宦官们知道后,便在光宗和李凤娘之间搬弄是非。因此,每当光宗说出憎嫌宦官的话,李凤娘便加以包庇。对妻子的惧怕,加上对父亲的猜疑,光宗身心备受折磨,心理压力很大,得了一种怔忡病。

(未完待续,请看下篇)


来源 奇闻网 >> 历史野史 ,网址:https://www.qiwenguan.cn/wz-2254-1.html

相关阅读